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芩的女学馆

《世上没有人比你更重要》

 
 
 

日志

 
 
关于我

苏芩,作家,多档电视节目嘉宾,著有《世上没有人比你更重要》、《情场不输人,职场不输阵》等十余部畅销书。

网易考拉推荐

破解贾宝玉和史湘云的婚姻内幕  

2008-11-14 18:36:40|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苏芩

 

 破解贾宝玉和史湘云的婚姻内幕 - 苏芩 - 苏芩的博客

 

既然说宝钗不是宝玉命中的“金”,那宝玉的金玉良缘到底指的是谁呢?宝钗之外,另一个有“金”的女孩子——湘云,便跳入了读者的视线。

红学泰斗周汝昌先生极爱湘云,考证出书中的史湘云,是现实中曹雪芹的表妹李大姑娘,所谓“湘云”实为“香筠”,是李大姑娘的名字。不仅如此,周汝昌先生还认为宝玉“木石前盟”的对象为湘云而非黛玉。因为,黛玉是灵河岸边的“绛珠草”,是“草”非“木”,灌溉它的是神瑛侍者,而非顽石宝玉。而湘云,无论是实际生活中的“李”还是书中的海棠——湘云,都是真木,故而可与宝玉有段木石前盟。

这推断极具理想色彩,果真如此,宝玉、黛玉反倒成了不相干的两个人,用现代人的话来讲“你我的相遇原本是一场美丽的错误”,林黛玉岂不是投胎找错了家门?当然,这只是周先生的个人理想而已,《 红楼梦 》中,曹雪芹已经为此辟谣了,第五回中的那曲《 终身误 》,便是说的宝黛钗这段三角情债:

 

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叹人间,美中不足今方信。纵然是齐眉举案,到底意难平。

 

如果木石前盟是说宝湘二人,那后文何来“晶莹雪”、“寂寞林”之说?贾宝玉跟薛宝钗成了夫妻后,心里挂念的不是黛玉而是湘云,那置黛玉于何堪?贾宝玉,这个众人眼中的情种,岂不成了玩弄少女感情的淫贼,不敢想,也不敢信。

书中,宝玉湘云二人的感情多是骨肉兄妹的亲情,绝非男女间的爱情,这二人在家败人亡之后结为夫妻共同生活以图照应是合情合理的事情,现实生活中,促使男女双方结婚的原因有很多种,并不单单只有爱情才可以结婚,而宝玉和湘云的婚姻即是为了生活所迫。所以,即便这二人最终成了夫妻,也无需扯出一大段的前盟姻缘之说。因为宝玉的感情是丰富的,可以给予无数的女孩子,但宝玉真正的爱情只有一份,随着黛玉的死去也一同埋葬了。剩下的,只有努力的活着,以及对过往的追忆。

我们再来看《 红楼梦 》中对宝湘二人这段“金玉良缘”的暗写。

第四十九回到五十回是全书堪称热闹的两个章回,芦雪庵联诗是全书中金陵各钗最为齐备的章回,这两回对于整本书来讲显得格外重要。读者一般读到这一部分,普遍会把目光和心思都放在各人的诗句上,想借此来分析主要人物的命运结局。但四十九回却有一件小事吸引了笔者的注意:平儿丢镯子一段故事。

       一般来讲,这样一段小插曲放在这里不会引起读者太多的注意,它的细小真的难以跟文中的即景联句相抗衡,但它的存在却又无法不引人关注。曹雪芹是个语言大师,更是个构思大师,他不会无缘无故把一个无关紧要的环节放在这么重要的章回中,既然放在这里,那就一定有他不同寻常的用意。先来看一下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众姊妹来齐,宝玉只嚷饿了,连连催饭。好容易等摆上来,头一样菜便是牛乳蒸羊羔。贾母便说:“这是我们有年纪人的药,没见天日的东西,可惜你们小孩子们吃不得。今儿另外有新鲜鹿肉,你们等着吃。”众人答应了。宝玉却等不得,只拿茶泡了一碗饭,就着野鸡爪齑忙忙的咽完了。贾母道:“我知道你们今儿又有事情,连饭也不顾吃了。”便叫“留着鹿肉与他晚上吃”,凤姐忙说“还有呢”,方才罢了。史湘云便悄悄和宝玉计较道:“有新鹿肉,不如咱们要一块,自己拿了园里弄着,又顽又吃。”宝玉听了,巴不得一声儿,便真和凤姐要了一块,命婆子送入园去。

一时大家散后,进园齐往芦雪庵来,听李纨出题限韵,独不见湘云、宝玉二人。黛玉笑道:“他两个再到不了一处,若到一处,生出多少故事来。这会子一定算计那块鹿肉去了。”正说着,只见李婶也走来看热闹,因笑向李纨道:“怎么一个带玉的哥儿和那一个挂金麒麟的姐儿,那样干净清秀,又不少吃的,他两个在那里商议着要吃生肉呢,说的有来有去的。我只不信肉也生吃得的。”众人听了,都笑道:“了不得,快拿了他两个来。”黛玉笑道:“这可是云丫头闹的,我的卦再不错。”

李纨等忙出来找着他两个,说道:“你们两个要吃生的,我送你们到老太太那里吃去。那怕吃一只生鹿,撑病了不与我相干。这么大雪,怪冷的,替我作祸呢。”(宝玉笑道:“没有的事,我们烧着吃呢。”李纨道:“这还罢了。”只见)老婆们拿了铁炉、铁叉、铁丝纟蒙   来,李纨道:“仔细割了手,不许哭!”正说着,凤姐打发了平儿来,回复不能来,为发放年例正忙。湘云见了平儿,那里肯放。平儿也是个好顽的,素日跟着凤姐儿无所不至,见如此有趣,乐得顽笑,因而褪去手上的镯子,三个围着火(炉儿),便要先烧三块肉吃。那边宝钗、黛玉平素看惯了,不以为异,宝琴等及李婶深为罕异事。探春与李纨等商议定了题(韵)。探春道:“你闻香气,这里都闻见了,我也吃去。”说着,也找了他们来。李纨也随来说:“客已齐了,你们还吃不够?”湘云一面吃,一面说道:“我吃这个方爱吃酒,吃了酒才有诗。若不是这鹿肉,今儿断不能作诗。”说着,只见宝琴披着凫靥裘站在那里笑。湘云笑道:“傻子,过来尝尝。”宝琴笑说:“怪脏的。”宝钗道:“你尝尝,好吃的。你林姐姐弱,吃了不消化,不然他也爱吃。”宝琴听了,便过去吃了一块,果觉好吃,便也吃起来。

一时,凤姐儿打发丫头来叫平儿。平儿说:“史姑娘拉着我呢,你先走罢。”小丫头去了。一时只见凤姐也披了斗篷走来,笑道:“吃这样好东西,也不告诉我!”说着,也凑着一处吃起来。黛玉笑道:“那里找这一群花子去!罢了,罢了,今日芦雪庵遭劫,生生被云丫头作践了。我为芦雪庵一大哭!”湘云笑道:“你知什么‘是真名士自风流’,你们都假清高,最可厌的。我们这会子腥膻大吃大嚼,回来却是锦心绣口。”宝钗笑道:“你回来,若你的不好了,那肉给你掏出来,就把这雪压的芦苇子压上些,以完此劫。”

说着,吃毕,洗漱了一回。平儿带镯子时却少了一个,左右前后乱找了一番,踪迹全无。众人都诧异。凤姐儿笑道:“我知道这镯子的去向。你们只管作诗去,我们也不用找,只管前头去,不出三日,包管(就)有了。”

 

由海棠社的联诗引发了宝玉湘云带头吃烤鹿肉,又因为吃烤鹿肉让平儿丢了镯子。可以明白地看到第四十九回到五十回,这两个章回中,真正的女主角是湘云,从提议吃鹿肉,到独战黛玉、宝钗、宝琴,这两回中的湘云可谓一枝独秀,湘云出场这么久,到此,方畅畅快快做了一回女一号。由此可见,这两回书必然关系湘云日后的命运。

吃鹿肉这一回中,李婶说:“怎么一个带玉的哥儿和那一个挂金麒麟的姐儿,那样干净清秀,又不少吃的,他两个在那里商议着要吃生肉呢,说的有来有去的。”李婶这样的深宅豪门夫人,自然没见过宝玉、湘云这副做派,她对这二人的怪异行为感到稀奇是十分自然的。但这句“一个带玉的哥儿和那一个挂金麒麟的姐儿”十分重要,可以说是这一回的文眼,能说出这样的话,可见这李婶也是有缘分的人。

在书中,金玉并提的情节并不少见,但如此大胆地把宝玉湘云这一玉一金并提的情节这还是头一次。可以想见,黛玉宝钗内心反应如何,无怪乎一向公允无争的宝钗亦会加入黛玉的阵营,力战湘云。

另外,五十回宝玉乞红梅一段文字,首次乞梅成功后,宝玉的那首《 咏红梅花 》中写道:

 

酒未开樽句未裁,寻春问腊到蓬莱。

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

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

谁惜诗肩瘦,衣上犹沾佛院苔。

 

来看这两句:入世冷挑红雪去,离尘香割紫云来。这其中暗含了两个女孩子的名字,雪(薛宝钗)和云(史湘云),而这两个女孩子正是宝玉日后的两位太太。说到这里,思路更明晰了,在联诗这一段故事中,宝玉共去乞了两次梅(媒),暗示他有两次婚姻,头一次乞梅时,湘云曾开玩笑说:“你吃了我们的酒,你要取不来,加倍罚你。”可见湘云是必要取(娶)来的。而第二次的宝琴是薛家人,让读者轻易就能想到宝钗。在这里要说明:第二次同去的宝琴只是作者的障眼法而已,本来,宝琴一来到贾府,贾母便逼着王夫人认了干女儿,实际上与宝玉就等同兄妹了。若果真有心娶她做孙媳,贾母不会如此鲁莽行事,否则,以黛玉的警惕心,对没有影儿的宝钗、湘云尚且防备,怎么对宝琴却是一味热情,甚至干脆以“妹妹”相称?可见是把男朋友贾宝玉的“干妹妹”薛宝琴当成了未来的“小姑子”看待的。后文所谓的贾母意图替宝玉求娶宝琴,也许是薛姨妈神经过敏,错会了她意思,只是泛泛闲语。

 

 

 

 

  评论这张
 
阅读(620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