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芩的女学馆

《世上没有人比你更重要》

 
 
 

日志

 
 
关于我

苏芩,作家,多档电视节目嘉宾,著有《世上没有人比你更重要》、《情场不输人,职场不输阵》等十余部畅销书。

网易考拉推荐

最令女人痛恨的出轨男人类型  

2008-11-16 19:44:26|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苏芩

 

我和老公恋爱五年,结婚两年。就在今年4月,他跟女同事有了外遇。那时我一点也没觉察,一个月后,我怀孕了。7月中旬,我妈妈来看我,骂了他几句,妈妈走后有一天他说“如果我们分开会更好”,我还以为是妈妈的原因让他伤心,就安慰他,毕竟我们能走在一起是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他没再说什么。直到8月,我终于知道了那个女人的存在。问他,他承认了,并且说爱上她了。

我很伤心,那时候唯一的想法是不能失去他。于是一直告诉他,我爱他,要和他一起,他要追求爱情,我可以包容。他也答应我和我一起守住我们的婚姻。

这样一个多月后,那个女人不同意只做情人,他们争吵了。但是到了10月份,他越来越沉默,我问他,他说,他想娶她又不想离开我。

这时,我意识到我的包容心要让他要离开我了。我很怕很怕,很痛,写了很深情的信,并把我陆陆续续写的一些心理话都发给他了。然而,有一天他却告诉我说他真的爱她,想要她。从那以后,他对我的态度变得很冷漠,虽然每天都回家,但是不愿我碰他,不想跟我说话。后来我看了他跟她的信息,才知道,原来那个女人已经打掉了不小心有的小孩,并且开始质疑他们之间的感情,希望他能回到我身边,因为我和他的孩子再有两个月就出生了。而他求她,说爱她至死不渝,希望她陪他一起面对。

这时的我,很想死,真的,我们曾经的承诺还在耳边,却要承受这样的痛苦,我无法接受,但似乎不能做什么,于是每天还是对他好着,希望他能明白。到此刻,他还是如此。几天前,我婆婆察觉我们不对劲,一个劲的问我怎么了,我就简单告诉她,并和她约好不去问他。我现在每天每时每刻都无法放下他。我很传统,希望从一而终。但受过的教育又让我清醒,如果该放手,我必须放手。我也在几小时前告诉他,如果他想走,我让他走。但是最终我是抱一线希望的。告诉我,我还能挽救我们的婚姻吗?

——博友来信

 

坦白说,在我遇到过的所有丈夫有外遇的妻子中,这位太太的表现绝对算得上很理智很柔情的一位!于是,越发替这位出轨的丈夫不值:最好的已经在身边了,干嘛还是学不会“珍惜”两个字?!

有时候,真的很想替做老婆的骂上她老公几句:你出轨时恰逢老婆怀孕了,一开始你不说什么,等到老婆怀孕四五个月孩子已经成形了,你突然说“我爱她,不能失去她”!这样的男人真是可恶!因为你一点选择的余地都没给老婆留,这个时候,去打胎,有危险而且也舍不得了,但不去打胎,孩子生下来,女人的心里又多了一道疤,万一离婚,更是个大麻烦!男人啊,让一个女人在家里给你生孩子,而你却去外面谈恋爱,你有没有给过自己老婆一点点应有的尊重?!

当然,我承认,婚外恋也是有爱情的,没有爱情只有欲望的婚外恋不会如此的折磨人心。做为男人,你可以说,“难道结了婚,我就没有追求幸福的权利了吗?!”

但是,追求权利的同时,你得记好:你,是一个女人的丈夫,是一个孩子的父亲。

如果说,这世上有什么事情可以称之为“无可奈何”的话,那么,只有“责任”!

娶了一个女人,就该让她得到她应得的爱。这句话,替天下的姐妹们,恳请天下的兄弟们牢记于心,想想家中那个疼你的老婆,为了她,损失一点点婚外的激情与浪漫,这并不算多大的牺牲和委屈!

当然,回到文中这个准妈妈的身上,不要泄气,只要继续发挥你的“理智+柔情”战略,你的老公应该是会回来的。他即便有了婚外恋,但自始至终也没有想跟你彻底离婚的念头,可见,你在他心中的地位,也是很难撼动的!想想看,连他的情人都在劝他回头了,你的胜利指日可待了!高高兴兴,有个好心情,祝你生个健康漂亮的可爱宝宝!

 

 

 

  评论这张
 
阅读(528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