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芩的女学馆

《世上没有人比你更重要》

 
 
 

日志

 
 
关于我

苏芩,作家,多档电视节目嘉宾,著有《世上没有人比你更重要》、《情场不输人,职场不输阵》等十余部畅销书。

网易考拉推荐

揭秘薛宝钗的真实死因  

2008-11-07 19:53:35|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苏芩

 

来详解宝钗宝玉“金玉成空”之谜。

第五十八回,藕官曾有过这样的言论:“男子丧了妻,或有必当续弦者,也必要续弦为是。但只是不把死的丢过不提,便是情深意重了。若一味因死的而不续,孤守一世,妨了大节,也不是礼,死者反不安了。”当时宝玉反应如何?“宝玉听了这篇呆话,独合了他的呆性,不觉又是喜欢,又是悲叹,又称奇道绝。”只这一句便可看出宝玉和藕官原是一种呆人,有同样的思想见地。这段话可看做是后文黛玉死后宝玉娶妻的征兆之一,而宝玉的婚娶必定也是自愿的,婚后生活也十分美满,只是心中仍旧不忘黛玉罢了。

著名红学家周汝昌先生赞成宝玉、宝钗婚后无性论这种说法。他还举出了明义《 题红楼梦 》诗为证:

 

锦衣公子茁兰芽,红粉佳人未破瓜。

少小不妨同室榻,梦魂多个帐儿纱。

 

一般研究者认为这首诗是题宝黛二玉的关系,黛玉初来贾府,住在碧纱橱,和宝玉同室。但周汝昌认为存在疑点:黛玉住碧纱橱是红楼开篇不久的事情,明义诗二十篇,大致都有首尾结构,不至于在八十回将完时才开始写当年宝黛同室的事情;再者,“红粉佳人”的称呼也绝对不适合年仅五六岁的幼女;另外,宝黛当年也仅仅是同室而已,并未同榻,算不上“同室榻”。故而,周汝昌先生认为此事是写八十回后,宝玉宝钗的婚姻生活,虽同室同榻,却无实质的性生活,未破瓜的“红粉佳人”并非指黛玉而指宝钗。

这种说法亦是存在问题。“少小不妨同室榻”,所谓“少小”,必定是指成年之前。黛玉死后,宝钗与宝玉订婚时已经二十岁左右,那个时代看来,是大龄女青年了,当然不是“少小”女子。

对此,研究者张爱玲女士也做出过研究,认为“红粉佳人”非指黛玉,亦非指宝钗,而是指晴雯,是为晴雯屈死所作的剖白,虽然同室榻,但并无沾染。而且,以晴雯的年龄和姿色来论,“红粉佳人”一词再合适不过。若“红粉佳人”指宝钗,那夫妻婚后自然要同室榻,何须“不妨同室榻”?另外,张爱玲也认同宝玉对宝钗的肉体一直存有幻想和憧憬,这二人若真有婚姻,不可能“毫无沾染”,以宝玉的性格,不会以这种方式为黛玉守节。

另外,以周汝昌先生为代表的不少红学家认为:宝玉是先娶宝钗,钗死湘继。这有一定道理,但实际情况应该是:宝玉和宝钗最终是没有成婚的,只是有过婚约而已,宝钗并没有等到过门就死掉了。

可以来看看“薛宝钗”这个名字。吴世昌先生曾说:在古典诗词中,“钗”是分离的象征,而薛宝钗的“宝钗”亦是生离死别的象征。第六十二回“射覆”时宝玉所引的那句“敲断玉钗红烛冷”直指日后宝钗的境况,所谓玉钗,《 千家诗 》曾有注解,是烛花的意思,夜深人静敲断烛花,悲凉至极,也许是思念被迫离家在外的宝玉而整夜难眠,是宝钗命运至悲之兆,绝不像续书中所写的那样,日后宝钗的儿子与贾兰“兰桂齐芳”,宝钗终于苦尽甘来。

另外,宝钗在大观园中居住的院落是蘅芜院,此院落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为院中种满珍稀花草,香草类的有杜若蘅芜,取蘅芜香草之名也是为了暗合宝钗浑身冷香的特征,但这“蘅芜香”的典故出处却极有深意。

传说汉武帝宠妃李夫人死后,汉武帝不胜悲切,日夜思念,一夜梦中,李夫人袅袅而来,手携一物赠予武帝,并说:“这是蘅芜香。”武帝梦醒惊觉,回忆刚才的梦境,如同亲历。又闻到一阵香气,经久不息。李夫人梦中所赠的香虽然没有了踪影,但是枕席衣襟却沾满了香气,汉武帝遂改延凉室名为“遗芳梦室”。由此可见,这蘅芜香虽然珍奇,却是生离死别的意思,是宝钗的薄命征兆。再来看在第二十二回中,宝钗的那首灯谜诗:

 

朝罢谁携两袖烟,琴边衾里总无缘。

晓筹不用鸡人报,五夜无烦侍女添。

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

光阴荏苒须当惜,风雨阴晴任变迁。

 

这首诗谜的谜底是更香。更香是古代为夜间打更计时所制造的一种线香,每燃完一支就是一更。来看这一句:“琴边衾里总无缘。”琴,琴瑟,衾,衾枕。二者都是夫妻的意思。无缘做夫妻,可见日后宝玉宝钗金玉成空。周汝昌先生亦持此种看法,不同的是:他认为宝玉宝钗所谓的“无缘”、没有做成夫妻,是指结婚后没有正常的夫妻生活,虽然同床共枕,但却没有肉体关系。前文,已经说过这种论点的不可能性了。宝玉的灵与肉很多时候是分离开来的,挚爱黛玉,同时也能与袭人、麝月肉体交欢。若真与宝钗入了洞房,也万万没有为追念黛玉而肉体守节的道理。

当然,在程乙本以及甲辰本中,把这首灯谜安在了黛玉身上,且高鹗续书中也有关于黛玉抚琴的描写。但这样的说法显然不通。前八十回中,黛玉进贾府已经十年左右,十年中从未有黛玉学过琴技的任何介绍,忽然写一段黛玉抚琴实在不妥当,而且突兀,这一段描写恐怕也只是为了引出宝玉末尾的那句“对牛弹琴”,而令黛玉感伤命运罢了。而且,在此版本中,不光把这首诗谜移为黛玉作品,还另外为宝钗创作了一首诗谜:

 

有眼无珠腹内空,荷花出水喜相逢。

梧桐叶落分离别,恩爱夫妻不到冬。

 

因为高鹗续书中有宝玉婚后不久便出家为僧一段故事,所以续书作者特意在这里添加这样的诗谜以作预示。也许他觉得在这样的重要场合里没有黛玉的作品极为不当,而且“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似乎正合黛玉内心之苦,所以算作黛玉作品。

这实在是不恰当,以宝钗端庄凝厚的诗文风格,断然做不出这样轻浮的诗谜。“恩爱夫妻不到冬”一句之俗更是折杀宝钗的身份,颇有凤姐的大俗作派。而《 更香 》一诗的含蓄浑厚则更为符合宝钗的文学风格。这首《 更香 》诗谜,也蕴涵了宝玉宝钗最终的金玉成空之谜。宝玉对宝钗多为感官上的评价,见了宝姐姐雪白的膀子还想摸上一摸,这样的两个人如果结了婚怎么可能会没有性呢?

但宝钗这诗谜中的意思却有明显带有着遗憾的意味,为什么琴边衾里都没有缘分呢?黛玉死后,按理说没有什么阻力可以干涉到宝玉宝钗的金玉良缘了,既然没有了林妹妹,宝玉自然也会塌下心来接受第一流的人物宝姐姐,这两个人如果不出意外,肯定是会入洞房的。但恰恰是出了意外,出了生离死别的大事!

这首诗应该是宝钗临死时的心情写照:“焦首朝朝还暮暮,煎心日日复年年。”自打宝钗进贾府,薛氏母女就开始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公关策略,算得上焦首又煎心,可最终却落得一场空。所以最后一刻她还是感叹时间的不留情面:“光阴荏苒须当惜。”时间就这么迅速地流走了,多么可惜。

这首诗也还有另外一层意思:贾母、黛玉相继死后,王夫人做主为宝玉聘定了宝钗为未婚妻。但还未曾正式过门,宝玉就因为战乱及其他原因而被迫从军远行或是离家在外,在等待宝玉归来的这段时间内,宝钗因担忧宝玉安全等诸多原因,身染重病,没有正式结婚就死去了。所以,在此诗的结尾处,“风雨阴晴任变迁”,大有旁观心态,一切超然了,世间万事,也唯有死亡可以让一个人做到真正的超然物外。在贾政眼里,宝钗这首诗谜属不祥之兆,恐怕不是福寿永久之人。而宝钗和黛玉在薄命司中排行是并列的,不分上下,可见此二人的命运应该是同等可怜的,自身遭遇在很大程度上也有相似之处。

其实“假凤虚凰”一段文字对于日后宝黛钗三人的关系也有过暗示:藕官曾经的恋人是菂官,菂官死后又爱上了蕊官,但实际上这三个人同为女子,不可能有真正的婚姻。而藕官所扮的角色是小生,扮演男人,菂官和蕊官都是小旦,是戏中蕊官的妻子。死去的菂官预示了日后的黛玉,后来爱上的蕊官则是宝钗的丫鬟,可见代表的是宝钗。小生藕官的思想行为都和宝玉一致,被宝玉引为知己,必然代表了宝玉。这三个人“假凤虚凰”的故事,暗示了宝玉和黛玉宝钗最终也同样是两对假凤虚凰,都没能做成真正的夫妻。

同时,也有不少研究者,比如著名红学家胡文彬先生,赞成黛玉死后宝玉娶宝钗继而出家为僧的观点,似乎唯此才符合“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的状况。另外,胡文彬先生还以刘禹锡的《 怀妓 》四首作为宝钗宝玉这段并不美满的金玉良缘的诗文注解。毕竟,在《 红楼梦 》中,作者曹雪芹往往喜欢把人物命运的真实结局隐藏于历代经典的诗句之中。来看一下《 怀妓 》中的第一首:

 

玉钗重合两无缘,鱼在深潭鹤在天。

得意紫鸾休舞镜,能言青鸟罢衔笺。

金盆已覆难收水,玉轸长抛不续弦。

若向蘼芜山下过,遥将红泪洒穷泉。

 

第一句便是“玉钗重合两无缘”,如此明显的暗示意味实在不能不引起读者的关注。由此,胡文彬先生坚信诗中的“玉”为宝玉,“钗”为宝钗,所谓“重合”即为结婚的意思,结了婚又没有缘分,可见宝玉是新婚出家。而“金盆已覆难收水”、“玉轸长抛不续弦”似乎也都有宝玉为黛玉守节而抛弃宝钗的暗示。虽然胡文彬先生这种解释不无道理,但笔者却仍不敢赞同。读者都知道,真本《 红楼梦 》的结局篇章中,作者曹雪芹曾经构思过一个“情榜”,不光是层层十二钗的众多女子在册,贾宝玉、柳湘莲、蒋玉菡等众多男子也历历在籍,贾宝玉的“情号”是“情不情”,第一个“情”是动词,付出的意思,第二个“情”是名词,感情的意思。这个封号的意思是:即便对一切对自己没有感情的人和物也付出感情。

试想,这样一个博爱之人,如何能够狠心抛下宝钗这样艳冠群芳的贤妻,出家为僧呢?这显然不符合宝玉的性格。

另外,作者曹雪芹在薛宝钗和林黛玉这两个女主人公的安排上另有深意,其余红楼十二钗各层女子皆是一人一画一诗,唯独钗黛二人共一幅画一首判词,很显然,作者就是要把这两个女子的命运紧合在一起,或者说,把一个人物分成了两个女子来写,钗黛二人代表了一个人性格的两极,宝钗有姣花一般的容貌,黛玉有纤柳一样的身姿,写宝钗着重写相貌,写黛玉着重写风姿,而真正的绝世美人,又恰恰两者兼得。

畸笏叟早本《 红楼梦 》时曾有一条眉批:“将薛林作甄玉贾玉看书,则不失执笔人本旨矣。”意思是说薛林二女如同甄贾二宝玉,是同一个人的两个分身。另外,畸笏叟在第四十二回回前总批也是钗黛一人论:“钗玉名虽二个,人却一身,此幻笔也。”可见,钗黛合一论,是古来存之已久的声音。而近现代的研究者,如俞平伯等人,更是此种观点的强力支持者。

于是,顺着胡文彬先生的思路,我们可以重新来看这句“玉钗重合两无缘”。这里的“钗”指宝钗应该没有问题,而这个“玉”并非是指宝玉,而是指黛玉。如果把钗黛二人当成一个人来看,那“重合”二字就更好理解了:化为一人。所谓“两无缘”,恐怕就是指宝玉与这两个女子都没有实际的缘分!

创作中,曹雪芹是习惯把一个人分成了几份来写。把一个完整的人分成了宝钗、黛玉两份。既然宝钗、黛玉是同一个人的两个极端,宝玉命中真正的那块“金”就一定不是宝钗。无论是宝钗还是黛玉,最终都是和宝玉无缘的人,这两个人的存在完全是虚数。只有湘云和宝玉有过一段真正的夫妻缘分,她的存在是实在的,应该是曹雪芹真实生活中存在的人物。而宝钗和黛玉则是作者虚拟出来的间色人物,也许是他的理想爱人,但因为没有缘分,最终没有理想的结局。

如果宝钗和黛玉是一个人,就更有意思了。红楼梦中的宝钗和黛玉在某种程度上讲是一对敌人,水火不容。剖白人性,大多数的时候,我们总是自己跟自己较劲,根本弄不清楚真正的对手隐藏在哪里,这就是人性。每个人都明白自己有多种个性,可个性和个性之间的冲突有时候也会害了自己。

 

 

 

                               摘自苏芩新书《非常品红楼》

 

 

 

 

  评论这张
 
阅读(22872)|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